96587513免费阅读-沈念欢陆湛北大结局

时间:2021-07-21 22:24:32作者:春雷炮来源:mp

小说简介:主人公叫沈念欢陆湛北小说是96587513,是春雷炮倾心创作的小说,在这里96587513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精彩内容阅读:第一章没有怀孕医生连忙应下。闻言,容欢脸色一下惨白,慌张至极。她沙哑着声音开口:“妈,我的身体没有问题&...

96587513免费阅读-沈念欢陆湛北大结局

  第一章没有怀孕

  医生连忙应下。

  闻言,容欢脸色一下惨白,慌张至极。

  她沙哑着声音开口:“妈,我的身体没有问题……”

  尹茜脸色更差了,怒喝道:“不是你的问题,难道是阿越的问题!”

  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视频。

  容欢愣在那里,心中慌乱无比。

  她不敢想象,她和傅斯衍还没有同床的事传出去后,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做完检查,容欢惴惴不安的离开了医院,由保镖护送上一辆加长林肯。

  加长林肯平稳的开向傅家庄园。

  十几米宽的花艺铁门缓缓拉开,花园一眼望不到边际,白孔雀在草坪上悠闲的散步。

  加长林肯沿着大理石铺就的车道开了十几分钟,面前才出现数栋风格各异的别墅。

  林肯在门前有一座数米高的喷泉前停下。

  这里是庄园北楼,傅家继承人才能住的主楼之一,现在住着容欢和傅斯衍。

  傅家是一个盘根错节的大家族,傅老爷子生了三个儿子,现任傅家家主就是傅斯衍的父亲傅文山,傅斯衍是长房长孙。

  北楼的管家上前打开车门。

  “大少奶奶,到家了。”

  容欢把手轻搭在他的手上,沉默下车。

  走进北楼,希腊式装修一派恢弘,处处透露着奢靡与华贵。

  容欢看着大厅沙发上的傅斯衍,有些意外。

  “你……回来了?”

  看到她,傅斯衍皱起眉,脸上是毫不掩饰的不耐。

  “我有事要和你说。”

  容欢愣了一下,心里陡然涌上一股不安。

  “你要和我说什么?”

  傅斯衍站起身,随意的把一份文件扔向容欢。

  薄薄的几张纸,砸在身上并不疼,可带着他的厌烦,却似刀片割得她的心抽得疼。

  容欢蹲下来,捡起文件,在看到上面的字时,瞳孔骤然一缩,简直不敢置信。

  傅斯衍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底带着森森冷意。

  “这是离婚协议书,签字吧。”

  “你要和我离婚?”

  容欢心里涌上苦涩,拿着离婚协议书的手用力到颤抖。

  她知道,四年前的那件事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就瞬间结了冰,他更是把自己视为仇人。

  可那件事明明不是自己做的。

  “别做戏了,演的叫人恶心。”

  傅斯衍眉眼间尽是冰冷,他厌恶的看了一眼还蹲着的容欢,大步一迈就要离开。

  容欢心中一慌,下意识的拉住他的袖口。

  还没说话,就被傅斯衍用力甩开,狠狠跌坐在地上。

  “容欢,我已经忍了你四年,不想再陪你继续这种可笑的戏码了。”

  第二章 她回来了

  傅斯衍说完便直接走了,容欢眼角泛了红。

  她将地上剩余的离婚协议书一张张捡起来后,低垂的眉眼染上一丝伤感。

  在她九岁时,最后的亲人祖父也离她而去。

  而祖父在临终前,将她送到了和她有婚约的傅家。

  她到现在还记得,在这个陌生无比的傅家,傅斯衍是第一个对她好的人。

  正是因为如此,她才爱上他。

  但傅斯衍的好,却在四年前毁了。

  容欢一步步走上楼,在最高处回头望着这个空荡荡的豪宅,一种孤独感将她淹没。

  回到房间,她抱起放在床上的毛绒兔子。

  毛绒兔子已经秃了毛,和周围的奢华显得格格不入,可却是祖父最后买给她的礼物。

  也是支撑她渡过无数个孤寒夜晚的唯一温暖。

  容欢轻轻摩挲着兔子,眼底染上一抹湿意。

  “祖父,我快要坚持不下去了,我该怎么办?”

  房间响起轻轻的抽泣声。

  在这里,她连放肆的哭都不敢。

  第二天晚上。

  傅家当家夫人尹茜在庄园举办了一个慈善宴会,邀请了很多豪门权贵来参加。

  容欢一身华丽礼服,脸上带着优雅的笑。

  昨天的事好像没有对她产生任何影响,她依旧是那个得体又端庄的傅家大少奶奶。

  围绕在容欢身边的人不断恭维。

  “大少奶奶,傅大少在维也纳拍卖会花了一亿多拍下了的皇冠,您今天怎么没戴?”

  “听说那顶皇冠是奥地利国王弗兰德为妻子莉娅王后,用无数珍宝打造的,寓意为一生挚爱呢。”

  容欢听后却愣了一下,心里涌上一股不安。

  傅斯衍不可能会拍一个皇冠给自己。

  这四年,他也没有送过任何东西给自己。

  对上她们羡慕的眼神,容欢勉强露出一个敷衍的笑。

  就在这时,她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容欢。”

  容欢转过身,看到来人后,身体僵住。

  女人一身高定流光星纱裙,脸上容光焕发,笑容明亮至极。

  是宋颖玉,她回来了。

  容欢这才明白,为什么傅斯衍要和自己离婚。

  因为他喜欢的人,回来了。

  宋颖玉款款走近,眼中闪过一丝嫉恨,柔声道:“容欢,我回来了。”

  容欢定定的看着她,良久,才嘶声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阿越亲自去接我回来的。”

  察觉到宋颖玉的炫耀,容欢的心口被重重一击。

  所以昨天他扔下离婚协议书后,就去接宋颖玉了。

  宋颖玉的笑脸却突然变得扭曲:“容欢,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是怕我向你讨回公道吗?”

  容欢看出宋颖玉的怨恨,嘴唇动了动。

  “我没有害过你。”

  宋颖玉是傅家大管家宋华荣的女儿,从小就和她以及傅斯衍一同长大。

  四年前,在自己20岁生日那天,宋颖玉却被人关进仓库里,没过几天就出了国。

  可不知为什么,所有人却认定了是容欢指使人做的。

  傅斯衍更是从此之后恨她入骨。

  宋颖玉冷笑一声,凑到容欢的耳边,声音寒冷彻骨。

  “容欢,我会把你夺走的所有属于我的东西都抢回来!”

  容欢还没反应过来,门口处就传来一声惊呼,宴会中人如摩西分海般让了开来。

  是傅斯衍来了。

  容欢有些恍惚,像这种宴会,他一向都不参加。

  可这次……

  宋颖玉看到傅斯衍,却突然踉跄着后退两步,惊恐地看向容欢。

  傅斯衍见此,连忙加快脚步插入两人之间。

  “你怎么来了?”容欢勉强笑着问。

  傅斯衍没回答,只狠狠地剜了她一眼,眼神厌恶至极。

  他转过头,面向宋颖玉时,语气却温柔至极。

  “颖玉,你有东西忘记拿了,我给你送过来。”

  傅斯衍说着,打开盒子,是一顶皇冠。

  他拿起皇冠,戴在了宋颖玉的头上。

  第三章 还想害她

  “你怎么把这个带来了?”

  宋颖玉有些不安的看了容欢一眼,像是害怕她会生气一样。

  傅斯衍看也不看容欢,坚定说:“它是属于你的。”

  容欢脸上的血色顿时消失殆尽。

  耳边顿时响起嘈杂的议论声,容欢忍不住上前一步,想要质问傅斯衍。

  但宋颖玉却猛地后退一步,躲到了傅斯衍身后,好像被她吓到一样。

  傅斯衍顿时冷下脸,眼神冷厉的看向容欢。

  “你还想害她?”

  容欢愣住,脸色彻底白了。

  她没想到,傅斯衍竟提防自己到了这种地步。

  傅斯衍安慰躲在背后的宋颖玉:“我们回家。”

  说完,他就离开了,徒留容欢一个人在这里承受所有人的异样目光。

  容欢直直看着他的背影,心口堵得难受。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容欢硬挨到了宴会结束。

  回到房间,她疲倦不已。

  就这么坐在沙发上,久久难以回神。

  明天,不,恐怕今夜,她便会沦为整个圈子的笑柄了吧。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一声又一声,急促不已。

  容欢心口一跳,涌上一阵不安。

  打开门,入眼是满脸怒意的尹茜。

  余光在看到她手里拿着的报告后,容欢瞬间明白了她过来的用意。

  但她还是抱有一丝侥幸。

  “妈,你怎么来了?”

  尹茜直接把手里的检查报告砸在容欢的脸上,怒声讥讽:“你真是可笑,我要是你,哪还有脸出来见人?”

  容欢垂下眼帘,握住门把手的手微微用力。

  但她只能低声道歉:“对不起。”

  尹茜冷笑一声,反问:“我需要的是对不起吗?”

  闻言,容欢垂下头。

  “他不喜欢我,昨天已经提出离婚了。”

  尹茜脸色大变。

  当年和容老爷子的约定里,容家几百亿的遗产只有在容欢生下孩子后才会归孩子。

  一旦两人离婚,傅家岂不是什么都得不到了。

  阿越怎么这么不懂事?就算离婚,也要在拿到遗产后才能离!

  想到这里,尹茜稍稍缓和了语气,看向容欢的眼神瞬间柔和了下来。

  “原来是这样啊,你怎么不早点和我说呢?”

  容欢紧抿着唇,没有说话。

  “容欢,你不要担心,妈会把阿越叫回来,你们好好谈谈。”

  尹茜说完后有些着急的走了。

  容欢捡起散落在地上的报告,满心苦楚。

  只过了一小时,傅斯衍就回来了。

  他等了半响,都不见容欢下来。

  这时,管家来请:“大少爷,大少奶奶请您上去。”

  他紧皱眉,不悦的冷嗤一声,上了楼。

  傅斯衍有些烦躁的松了松领带,推开了房门。

  容欢不在房里。

  傅斯衍只觉得有气无处发,心中渐渐不耐。

  没过多久,容欢就来了。

  看到傅斯衍,她诧异不已:“你怎么进来了?”

  傅斯衍冷冷的盯着容欢,声音像是结了一层冰渣。

  “容欢,你有必要这么装吗?”

  容欢心头一震,脸色霎时变白。

  她不可思议地望着他:“傅斯衍,你什么意思?”

  “还装?”

  傅斯衍冷笑一声,上前就抓住容欢的手腕,一甩,就将她推开。

  容欢惊慌不已,被绊了一下,整个人摔倒在地。

  傅斯衍怒气愈加深厚,眼睛渐渐变得通红,伸手掐住了容欢的脖子。

  “容欢,你想要死,我成全你。”

  第四章不值得

  容欢迷茫的心瞬间冰凉。

  无法反抗。

  她闭上眼睛,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

  就这样死了也好,早点去陪祖父。

  ……

  第二天。

  容欢缓缓醒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旁边沙发上传来傅斯衍极致讽刺的声音。

  “容欢,你命还真是大。”

  这话句句如针针,扎到容欢的心上,疼得她身体颤抖起来。

  傅斯衍走近,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容欢。

  薄凉鄙夷的目光叫容欢的脖子缩了缩。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