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2233白芊芊凌容衍(在线阅读全文完结版免费)

时间:2021-07-20 15:55:31作者:夏雷炮来源:mp

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白芊芊凌容衍的小说叫做《11112233》,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夏雷炮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第一章 新生儿1月1日元旦佳节。东林市发生7.8级地震,余震未消。此时...

11112233白芊芊凌容衍(在线阅读全文完结版免费)

  第一章 新生儿

  1月1日元旦佳节。

  东林市发生7.8级地震,余震未消。

  此时,东林市地震重灾区救灾棚中。

  秦薇浅刚接生下来一个男婴,只觉得眼前有些发晕。

  她撑着桌子坐下,喘了口气。

  “谢谢你,秦护士。”产妇声音微哑。

  她很年轻,即使刚生产完气色不太好,也遮不住本身姣好的样貌。

  “这是我该做的。”

  秦薇浅精神恢复了些,将那孩子抱在怀里哄着,满眼喜爱。

  因为身体的原因,她这辈子都没办法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

  好在做了妇产科的护士,能亲眼看着生命降临,也算是弥补了自己的遗憾。

  想到这儿,秦薇浅有些落寞。

  “你好好休息,明天就能转回第一附属医院病房了。”

  她将孩子放到产妇身边,又叮嘱了两句才离开。

  回到家。

  家里一片空冷,封九辞依旧不在。

  一周前,他说要出差就走了,之后再没有消息。

  秦薇浅想了想,给封九辞打去了电话。

  可电话响了很久,直到快要自动挂断,才被接起。

  “怎么了?”

  封九辞的语气很冷淡,秦薇浅目光黯了黯。

  却还是柔声问:“今天元旦,不是说好一起过节吗,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还在出差。”封九辞漠声回答。

  秦薇浅有些失望,却也松了口气,他平安就好!

  但还是忍不住叮嘱:“你一个人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

  她没有说东林市地震的事,不想封九辞在外面还要担心家里。

  “嗯,还有别的事吗?”

  封九辞语气间明显有些不耐。

  秦薇浅沉默了一瞬,刚要开口。

  却听封九辞的声音再度响起:“我先忙,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秦薇浅攥着发烫的手机,心里有些许的憋闷。

  她想,也许封九辞是真的忙吧,毕竟有封氏那么大的公司要管。

  可心底还有一个声音在说,结婚五年,他以前再怎么忙都会陪你过节,怎么这两年就忙的连人都见不到。

  秦薇浅不敢深想,给双方爸妈都打去电话问了平安才安心去洗漱睡觉。

  第二天,秦薇浅到了医院先去看了女人。

  孩子很健康,她到时,小孩正在抱着奶瓶喝奶。

  “孩子爸爸还没来吗?”秦薇浅逗弄着孩子问道。

  “他在出差。”女人回着。

  她看着秦薇浅问:“我给孩子取了个名字,希希,希望的意思,秦护士觉得怎么样?”

  “挺好的,很有寓意。”

  秦薇浅想了想回答。

  “我也觉得。”女人目光落在孩子身上,久久没有移开。

  转眼两天过去,女人带着孩子出院。

  从始至终,她丈夫也没出现过。

  秦薇浅一如往常,下班回到家,却见门口停着那辆熟悉的卡宴。

  封九辞回来了!

  这个念头涌上脑海,她快步走进了家门。

  而后就看到除了封九辞,他的父母也都在。

  秦薇浅愣了下:“爸妈,九辞,你们都在啊。”

  封父封母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五年了,面对这样的他们,秦薇浅还是有点难受。

  她无法生育的事,一直是两家人之间的一个结。

  即使封九辞说他不在乎,但秦薇浅还是心存愧疚。

  就在这时,一直没说话的封九辞却突然开口:“薇浅,我决定收养个孩子。”

  第二章 希望的希

  发丝上的雪滑进衣服里,冰的人发颤。

  秦薇浅只觉得嗓子有些干涩,许久才找回声音。

  “什么时候决定的,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

  “我已经和爸妈商量过了,这几天也是在办收养手续。”

  封九辞说着,将一份收养证明递到她面前。

  上面的钢印刺眼,也讽刺。

  秦薇浅没接,看了眼封父封母,又将目光落回了封九辞身上。

  “为什么不和我商量?”

  未来要和这孩子一起生活的是她和封九辞,为什么不问问她的意思。

  “你一直很喜欢孩子,我以为你会很高兴。”封九辞回答。

  秦薇浅有一瞬间的哑然。

  一旁的封母却是这时开口:“你不能生育,收养个孩子也是为你们以后考虑。再说我们封家总要有个继承人吧!”

  她的话像根针插进心里,疼的人说不出话。

  秦薇浅心里苦涩,在孩子这件事上她没有说不的权利,是她对不住封家。

  见她沉默,封父也跟着劝:“这件事是我们办的不对,但也是好心,这孩子总归是叫你妈妈的。”

  一对三,秦薇浅心中有愧,只能说服自己接受。

  送走封父封母后。

  秦薇浅看着上楼的封九辞,开口将人唤住:“九辞。”

  封九辞回过头看她:“怎么了?”

  她想问收养孩子的事是你提出来的,还是爸妈?

  但这句话在嘴边打了个转最后还是咽了回去,改问:“没什么,早点休息吧。”

  封九辞看着她,眸色深沉,最后转身上了楼。

  秦薇浅一个人在客厅呆了很久,脑海里满满都是封母的那句话。

  她手抚着小腹,眼眶微微发热。

  如果可以,谁不想有个和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呢?

  二楼卧室的灯光亮着,透到楼梯上,像指引。

  秦薇浅跟着走上去,看着换衣服的封九辞,上前从背后将人抱住。

  封九辞动作一顿,没说话。

  鼻间萦绕着属于他的气息,秦薇浅感到些安心。

  刚刚在楼下那些躁动的情绪也安定了下来。

  “那孩子什么时候来?”秦薇浅闷声问着。

  “明天我去接他。”封九辞回道。

  闻言,秦薇浅沉默了一阵,说:“我请假和你一起去吧。”

  “不用,你在家等我们就好。”

  封九辞拒绝着,转过身将她抱进怀里:“抱歉,我该先告诉你的。”

  秦薇浅鼻尖有些泛酸:“是我对不起你们。”

  她哑声说着,踮脚吻上封九辞的唇。

  冬封夜色静谧,只有白雪反射着清冷的月光。

  第二天一早,封九辞便开车离开。

  秦薇浅还是请了假,在家等他们回来。

  中午十一点,封九辞抱着一个孩子走了进来。

  那孩子很小,似乎刚出生不久。

  秦薇浅迎上去,接过孩子:“这么小,男孩儿女孩儿?”

  “男孩儿。”

  封九辞回着,将婴儿用品也拎了进来。

  “取名字了吗?”秦薇浅问着,将孩子遮脸的围巾取下来。

  然后就听封九辞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封希,希望的希。”

  秦薇浅一愣,低头看去。

  这孩子赫然是前两天,她接生的那个男婴!

  第三章 我们的孩子

  这一瞬间,秦薇浅心中不免升起了些担忧。

  她抬头看向封九辞收拾着婴儿用品的背影。

  “你是从哪儿收养他的?”

  封九辞走过来:“安雅孤儿院,怎么了?”

  “这个孩子,是我接生的。”

  封九辞诧异了下,随后就说:“那他和你还挺有缘的。”

  有缘吗?

  秦薇浅看向沙发上朝自己挥舞着小手的孩子。

  她还记得那天那女人提起孩子和丈夫时眼中的幸福。

  她怎么可能不要这个孩子?

  这时封九辞的声音再度响起:“别胡思乱想了,从今天开始,他就是我们俩的孩子。”

  说着,就将孩子抱在怀里逗弄着。

  秦薇浅看着这一幕,终究还是将那疑问压在了心里。

  孩子生不生,养不养都是别人的选择,即使自己是护士也无权干涉。

  第二天到了医院,秦薇浅便去查房了。

  看着病床上抱着孩子的产妇,她又想起了家中的封希。

  还有昨天封九辞脸上久违的笑。

  或许他也一直想要个自己的孩子吧,却因为她的原因只能将这个想法压下。

  想到这儿,秦薇浅更觉愧疚。

  然后给封九辞发了消息:“晚上叫爸妈来家里吃个饭吧,庆祝我们有了孩子。”

  消息发送成功。

  秦薇浅按灭了手机,出了产房。

  刚回到护士站,眼前的光被挡住。

  紧接着,就听到一道略有些熟悉的声音:“秦护士,我们又见面了。”

  秦薇浅抬头,就看到一个画着精致妆容的女人站在自己面前。

  她一眼就认出,来人就是那个产妇,封希的亲生妈妈。

  “我叫白桐,我知道是你收养了希希。”

  白桐说着,没有半分愧疚心虚。

  眼前白桐的态度,让秦薇浅不禁有些疑惑:“为什么不要他?”

  白桐笑了笑:“他跟着你,会比跟着我幸福。”

  秦薇浅愣了下,不明白她话的意思。

  一时间,气氛沉寂了下来。

  这时,白桐的电话响了起来。

  她看了眼,嘴角弯起抹笑对秦薇浅说:“我老公来接我了,希希就拜托你了。”

  说完,就转身离去。

  秦薇浅看着她背影,久久才收回目光。

  回到家时,封父封母已经到了。

  吃过晚饭,一家人围着孩子说笑。

  看着这一幕,秦薇浅突然想到了今天发生的事。

  “我今天见到希希的妈妈了。”

  这话一出,封家人表情顿时变了。

  “她说什么了?”封九辞声音发沉。

  秦薇浅将和白桐的对话复述了一遍。

  听过之后,封九辞只是说:“这些事情明天再说吧,爸妈,我先送你们回去。”

  秦薇浅送他们出门,然后将孩子抱回了婴儿房。

  夜色沉沉。

  双人床上。

  秦薇浅抱着封九辞,想到今天的事还是不免担忧:“你说她会不会把希希要回去?”

  封九辞沉默了一会儿:“不会。”

  他声音中好像带着股安定,让秦薇浅心里的担忧慢慢褪去。

  翌日。

  秦薇浅在医院忙了一天。

  下班要回家时,突然想起今早封九辞说希希的奶粉就剩一罐了,只好先去商场。

  不想刚到商场门口。

  秦薇浅就看到白桐和一男人往商场中走。

  而那个男人,正是她的丈夫——封九辞!

  第四章 丈夫

  冬风刺骨,刮得脸生疼。

  秦薇浅只觉得连四肢都冻的僵硬。

  她想上前,可脚步却好像有自己的思想,朝后退去。

  不知是怎么回的家。

  秦薇浅呆愣的坐在沙发上,脑海中满是白桐和封九辞说话的画面。

  她想说服自己是认错了。

  可和封九辞结婚五年,自己认错谁,也不可能认错他!

  突然,开门声响起。

  秦薇浅下意识的站起身看去。

  封九辞看到她,往四周望了望:“希希呢?”

  秦薇浅没回,只是看着他手中写着‘东林商场’的购物袋,一颗心慢慢下坠。

  “你去哪儿了?”她明知故问。

  “给希希买奶粉,早上不是和你说只剩一罐了吗?”封九辞回着。

  “你一个人去的吗?”秦薇浅再问。

  封九辞往外拿奶粉的动作顿了一瞬,回头看她。

  “你想说什么?”他声音冷淡。

  “我今天也去了商场,看到了你和白桐。”秦薇浅哑声说着。

  闻言,封九辞目光有些深沉。

  但最后只是说:“你看错了。”

  这一刻,秦薇浅分辨不清他说的是真是假。

  可看着男人没有半分心虚的神情,秦薇浅不禁想,也许真的是自己看错了吧。

  但这件事还是像一块石头般哽在喉咙,上下不得。

  晚上,秦薇浅洗漱好去看封希。

  刚推开门,就看到封九辞正跪在婴儿床旁边,细心的为孩子掖着被角。

  男人眼中溢满了温柔,融化了冬日的冷。

  看着这一幕,秦薇浅脑海里却莫名浮现起了白天在商场的画面。

  世界上又真有这么巧的事吗?封九辞不认识白桐,却收养了她的孩子。

  而和白桐在一起的那个男人又那么像他……

  突然,就听到封九辞刻意压低的声音响起:“你又在想什么?”

  秦薇浅回神看着他,许久将刚刚那些怀疑都压下。

  她还是选择相信封九辞。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