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以墨阮诗诗最新章节-喻以墨阮诗诗全文阅读&春雷炮

时间:2021-07-20 09:44:01作者:春雷炮来源:mp

小说简介:高质量小说《32154521》是来自春雷炮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喻以墨阮诗诗,书中主要塑造的男女主形象也深得人心,全文主要讲述第1章你配吗?喻以墨整整三个月没有回来。结婚五年,他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永...

喻以墨阮诗诗最新章节-喻以墨阮诗诗全文阅读&春雷炮

  第1章你配吗?

  喻以墨整整三个月没有回来。

  结婚五年,他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

  永远都是她在也兰居等他回来,就像阮雪笑她的,活像个古代在冷宫等皇帝临幸的妃子。

  也兰居偌大冰冷,她坐在客厅开了一小盏灯,或许是上天怜悯,她居然真的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惊喜的回头,那个高大的男人带着一身酒气,跌跌撞撞的进来。

  阮诗诗两三步走过去想要扶他,却被喻以墨一把推开,他嫌恶的表情没有避开她的眼睛。

  她脸上划过一抹悲伤。

  喻以墨视若无睹,多看阮诗诗一眼都觉得烦,起身就打算上楼。

  她却突然叫住他,“喻以墨,你还要多久才肯原谅我?”

  那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还有卑微的企盼,她看着他顿住的身影,继续说:“五年前,我已经给婆婆捐了骨髓了。难道她没有渡过排异期也是我的错吗?”

  “那么,以给我妈捐献骨髓为条件,让我不得不娶你,这件事,跟你也没有关系吗?”

  喻以墨声音冰冷,转身看她时,眼底的寒冰让阮诗诗不禁后退了一步。

  她张嘴想要解释,话到嘴边却又咽下,当年她爸爸以捐献骨髓为要挟,逼喻以墨娶她,是因为爸爸知道她喜欢喻以墨。

  可是这一切,她根本不知道啊……

  如今爸爸已经过世,他把一切的错都怪到她身上,她根本无力解释。

  “阮诗诗,你口口声声喜欢我,却用救我妈为条件逼我跟你结婚,用一场无爱的婚姻牵绊住我,用你所谓的真情拴着我。现在,还想让我原谅你?”

  他一字一句,冰冷入骨,盯着她的眼睛:“那我告诉你,你妄想!”

  阮诗诗连退数步,一双眼睛水汪汪的,她从没有想过喻以墨恨他至此。甚至,甚至,她还心存幻想的以为,只要自已一直这么对他好下去,总有一天,他也会爱上自己……

  她哽咽的说:“那,为什么不跟我离婚?”

  喻以墨冷笑一声:“离婚?当年你捐骨髓的时候我就答应你了爸爸,这辈子都不会跟你离婚。阮诗诗,你放心,我喻以墨说到做到,喻太太这个身份,你可以一辈子当下去!”

  只是,你永远也得不到我的心!

  阮诗诗几乎要晕过去,一张脸面色惨白,嘴里喃喃:“所以,不管是结婚还是离婚,你都是因为答应了爸爸……”

  泪水悄无声息的流下,她的脸脆弱的让人心疼,但是喻以墨看到了,眼里却满是讽刺。

  这个女人可真会装!他就不相信这些事她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他回身跨步打算上楼,却突然听到身后阮诗诗的笑声。

  那笑声仿佛带着凄厉,和无尽的嘲讽,喻以墨怔住,转身看她。

  阮诗诗就站在原地,温婉的脸上挂着一抹疯狂的笑,凄惨的要命,她缓缓向他走过来,在楼梯口站定。

  喻以墨不耐的皱眉,不知道她又想搞什么花样。

  她直直的盯着他许久,最终苦笑,“喻以墨,你从来没有爱过我,对吗?”

  喻以墨的嘴角上扬,勾起一个残忍的弧度:

  “爱你,你配吗?”

  阮诗诗怔在原地,一动不动,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第2章 给我一个孩子

  喻以墨继续在沉默中上楼。

  打开房门之前,他再一次听到她绝望的大喊:“喻以墨,给我一个孩子,我跟你离婚!”

  喻以墨放在门把上的手瞬间握紧,眼眸黑的不像话,回头咬牙切齿的骂道:“你做梦!”

  “砰!”随即进屋,狠狠的关上房门。

  留下阮诗诗一个人瘦弱又凄凉的身影。

  第二天,喻以墨依然留在也兰居。

  阮诗诗像往常一样,为他准备出门的衣服,一大早起来煮粥,打扫卫生……

  也兰居里没有保姆,阮诗诗说,她想把这个地方打点的普通的家庭一样,所以事无巨细,全由她自己负责。

  但是喻以墨从未领情。

  他穿着宽松睡衣从楼上下来,看到桌上的早餐,放在沙发上折叠整齐的西装,仍然只是讽笑。

  这女人还跟以前一样蠢,蠢到以为他会因为她做这些无足轻重的事情原谅她。

  但是……

  哪里又好像不一样了。

  阮诗诗看到他时,表情一僵,揉搓着手站在原地,抬眼看他的脸,“以墨,昨天我说的,你最好考虑一下……”

  喻以墨挑眉,“说的什么?”

  她下定决心一样,吐了一口气出来:“给我一个孩子,我跟你离婚。”

  喻以墨拿咖啡的手就停在半空,脸色陡然一冷,盯着阮诗诗,昨天拒绝过一次还不够?现在是贱的又来找骂吗?

  “给你一个孩子?然后你继续拿孩子威胁我,我这辈子就更加要被你拴在身边,是吗?”

  他语气里是无尽的嘲讽,仿佛已经把阮诗诗看透。

  这一番话却再一次把她伤透,她无力的摇头,不是啊!

  只是他们的婚姻好像已经走到了尽头,而爱他,就已经花光她所有的力气。

  离开他,她根本没有能力再去爱另一个人了。

  她这一生已经不可能再拥有他了,所以才想留下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

  难道这样,也不可以吗?

  她眼睛低垂,极力忍住流泪的冲动。

  喻以墨却看都没看她一眼,快速的喝完了咖啡,起身就要走。

  阮诗诗急忙扯住他的胳膊,哀求:“求你了,是真的,我愿意放过你,喻以墨,你给我一个孩子,我给你自由。

  “你简直可笑!”喻以墨一把甩开她的手,阮诗诗被他甩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

  喻以墨蹲下身,右手死死掐住她瘦削的下巴,目光里全是警告和厌恶:“阮诗诗,我警告你,收起你那些肮脏龌龊的心思。我宁愿碰一个乞丐也不会碰你!”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也兰居。

  阮诗诗呆呆的看着他决绝的背景,眼里流出绝望的泪水。

  “为什么,为什么,不是做梦都想要摆脱我吗?为什么不答应……”

  我以为我们这场婚姻只是无爱而已,却从未想过里面还有交易和利益。

  就像我以为你只是不爱我,却不知道原来你早已厌我入骨。

  就连用自由来诱惑你,你也不想碰我一分一毫?

  眼泪“啪嗒啪嗒”的打在她的手上。

  可是我,是真的很爱你啊……

  喻以墨,你知不知道,我逼自己放过你,就像从身上割下一块肉!

  第3章 吻他

  “怎么了?咱们喻大总裁这么心神不宁的。”英式复古装的办公室内,尹泽翘着二郎腿,坐在会客坐的真皮棕色沙发上,嘴角挂着一抹玩味的笑容。

  喻以墨坐在办公桌前没有理他,揉了揉额头,手继续在键盘上敲打。

  尹泽不依不饶,走过去斜靠在办公桌前面,一双桃花眼带着邪气。

  “干嘛一回来就这副死样子,怎么?昨天在床上太卖力了是吗?”

  他调侃的看着喻以墨,俩人是发小,尹泽因为前段时间跟家里老头子闹掰了,从年初就赖到喻以墨这儿了,喻以墨就给他在喻氏安排了个闲差。

  他说这话就是为了气喻以墨,他们几个要好的人谁不知道喻以墨娶阮诗诗是迫不得已。

  喻以墨抬眸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尹泽立刻识相的摆摆手,回到沙发上躺着,“不过,你那个老婆其实挺好的,不管你怎么对她都喜欢你。”

  喻以墨手上动作一顿,想到她早上说的话,心里还是冷笑。

  是啊,那个女人喜欢他喜欢的要命,现在说只要有孩子有肯定放弃他?

  这个孩子要是有了,那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摆脱阮诗诗!

  下班后回家,喻以墨想了想,没有直接驱车回也兰居,而是叫上尹泽,还有其他几个朋友,一起去了经常去的酒吧,邂吾。

  酒过三巡,他已经微微有了醉意,手里握着一杯伏特加久久没有喝下去。

  尹泽酒量不行,早就烂醉,用力的拍着他的肩膀。

  “喝,继续喝!”

  旁边其他几个人大概也已经意识不清,胡乱说话。

  “听说老温去澳大利亚留学泡了几个洋妞,那小子苦尽甘来了。”

  “别瞎说,他去澳大利亚是为了谁你不知道吗,那个女人在墨尔本。”

  “喻以墨都结婚五年了,老温怕个屁。”

  ……

  喻以墨不知在想什么,眉眼深的很,最终拿着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回也兰居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外面寒风凛凛,也兰居却满室明亮,阮诗诗一直坐在沙发上等喻以墨,是这样的,只要喻以墨回了C市,不管多晚,她都一定会等他回来。

  他带着一身寒气的开门走进来,脸色微红,一看就喝了不少。

  而且今天看上去似乎比昨天醉的还要厉害,因为阮诗诗过去扶住他的时候,喻以墨没有推开。

  阮诗诗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扶着他上楼回了卧室。

  “每次都喝醉了才肯回来,真的只把我这儿当酒店是吗?”

  她站在床边,眼里蓄着泪,看着意识不清躺在床上的男人,喻以墨从不在清醒的时候踏进这里。

  而她从来不说什么,他喝醉了,她就安安静静给他熬醒酒汤,扶他休息,第二天一早,他依然悄无声息的离开,就像没有来过一样。

  五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但是今天……

  阮诗诗垂眸盯着他的睡颜,她知道他还没有睡着,只是喝醉了也不愿看她一眼罢了。

  她蹲下,双手攀附着床沿,一张小脸凑近盯着他紧闭的眼,还有他微翘的睫毛。

  眼神像痴迷一般,她鬼使神差的伸手,轻轻的抚上他的脸,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有点暖暖的。

  吻上他的薄唇的时候,阮诗诗想反悔已经来不及了,两片微冷的唇已经贴上。

  而喻以墨,瞬间睁开了双眼,一睁眼看到的,就是阮诗诗决绝的眼神。

  第4章 报复

  她狠了狠心,没有松开,甚至伸出双手紧紧的抱住他,颤抖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徘徊:“喻以墨,我想要一个孩子,喻以墨……”

  喻以墨此时已经从床上坐起来,任由她抱着他,黑眸却深不见底。

  “阮诗诗,你是想要孩子,还是想男人了?”

  “那个女人在墨尔本……”

  是啊,“那个女人”永远留在了墨尔本,阮诗诗,这都是你造的孽!

  他在她的身上留下近乎啃咬的痕迹,没有任何温情,阮诗诗却好像感觉不到痛一样,双手抓着他的肩,闭着眼睛在他的身体留下一个个虔诚的亲吻。

  “啊!”

  对他,只是对她的报复。

  刚微微坐起来,下巴就猛然被人捏住,她嘴唇微张,看着他。

  喻以墨冷若冰霜的面庞映入她的眼帘,她紧紧抓着手中床单,心中紧张无比。刚才自己,算是趁他喝醉的时候勾引他,现在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他一定更恨自己了吧?

  阮诗诗心里有一抹苦涩的笑,想要解释,“我……”

  我没有骗你,只要我怀孕,我就给你自由。

  第5章 恨不得你死

  阮诗诗大慌,下意识就想吐出来,但是喻以墨塞进去后,手掌就紧紧的捂着她的嘴。

  她疯狂的挣扎起来,眼里含着泪,想要拉开他的手,却是徒然。

  直到亲眼看到她吞了进去,他的手终于松开,嫌恶的抽出几张纸巾擦手,好像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完全不顾此刻的阮诗诗有多绝望。

  她低头喘着粗气,心跳个不停,眼泪没有任何防备的流下来,“避孕药?”

  看到她这样不敢置信的样子,喻以墨似乎很愉悦:“怎么?真以为我会给你怀孕的机会?别做梦了,阮诗诗,实话告诉你,我这个卧室里常年放着一盒避孕药,就是为了防止哪天我做出什么后悔的事。”

  她的眼泪留到脖颈,那里有被他咬过的伤口,像伤口撒盐一样,痛得令她闭上了眼睛。

  原本娇柔的声音都变得低哑:“原来厌恶我,到如此地步吗?”

  喻以墨的话语不带丝毫感情:“何止是厌恶,阮诗诗,我恨不得你马上去死!”

  随后,转身进了浴室。

  何止是厌恶,阮诗诗,我恨不得你马上去死。

  她颤抖着从床上下来,在地上找了一件能穿的衣服随意套在身上,痴痴的盯着放在床头柜的那盒避孕药,手又抚上自己的小腹。

  她真傻,喻以墨这么恨她,怎么可能会让她怀孕了。

  可是,他为什会这么恨她?就因为当初父亲以他妈妈威胁逼他娶自己吗?

  喻以墨,你要我说多少遍才肯相信,那不是我的意思,你的妈妈,不管如何,我都一定会救啊!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