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晚阎砺寒番外篇

时间:2021-06-11 08:38:13作者:糖觅来源:zzy

小说简介:网络红文《娇妻萌宝欢乐多》,是一部由王牌小说家糖觅倾力创作的短篇小说,这部小说中的主角为江晚阎砺寒(书中原名江晚阎砺寒),小说的又名是《娇妻萌宝欢乐多》。内容简述:“我饿了,去打饭。”江晚直到拿着阎砺寒...

江晚阎砺寒番外篇

 

第18章 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饿了,去打饭。”

江晚直到拿着阎砺寒的ID卡离开办公室,嘴角还在直抽。

肚子饿就肚子饿,干嘛要一副杀人的样子。

再说了,你好好一个霸总,不是应该一通电话就叫什么私房菜上门吗?

叫她去阎氏饭堂打什么饭啊!

江晚边走边埋汰,忽然眼角触及大堂里一抹小背影,顿时一怔。

那小屁股撅起的弧度,像鹅,走起路来一摆一摆的……

这不是她家的沙嗲儿子是谁!

“江哆哆!胆儿肥了哈,居然敢逃课!”江晚一阵风似地冲上去,揪起眼前男孩的后衣领。

江哆哆眼珠子骤然瞪大,身子僵硬如石雕,感觉后领好像被什么可怕的巫婆给扯住一样。

遭了,糟了,被江晚女士抓包了!

小爷我难道今天就要掉马!

忽然,他好像想到什么似的,双手捂住口罩,快速揉了揉,冷静而克制地问:“这位小姐,请问有什么事吗?”

“小姐?你叫你老娘小姐?”江晚伸手就要去扯江哆哆的口罩,“别以为你戴个口罩,老娘就不认识你了!就你那小屁股撅的样子,老娘闭上眼睛都能认出你!”

江哆哆下意识往后退,护住自己的口罩道:“这位阎氏的职工,你确实是认错人了。我并不认识你,而且我爸是阎砺寒。”

“我爸还是世界首富比尔盖盖呢!”江晚说着,忽然脸颊又抽了抽,“你爸是谁?你说你爸是谁?”

“阎砺寒!”江哆哆退后一步,努力装出阎梓安高冷的眼神,端着一副小霸总的气质说道。

这时,大堂里围观的人窃窃私语,都在纷纷指着江晚。

“连小阎总都敢得罪,这人怕是不想干了吧。”

“傻了吧,人家这叫搭讪。”

“不会吧,这女的也太不要脸了吧!”

……

周围人的揶揄声音一字不漏灌入江晚的耳朵里。

她狐睨地看着眼前的男孩,这身高分明跟江哆哆那沙雕是一样的。

而且这肉肉的小腰身,还有这屁股的饱满程度……

“不对,你就是江哆哆。你敢不敢把口罩扯下来我看看?”说着,江晚直接伸手,“算了,你屁股借我捏一下。”

老娘我上手,就知道你是不是江哆哆了。

此时,江哆哆内心的小人已经原地炸裂。他快速往后退了两步,打了个响指:“阿三阿四!”

被召唤的保镖,立刻从暗处出来,挡在江晚跟前。

江晚眉头微动,拳头微拧,已经做出戒备的姿态。

躲在保镖身后的江哆哆,眉眼漾笑,浮夸地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想捏我的屁股!不过,我喜欢。女人,你不是想知道我长什么样吗?满足你。”

说着,江哆哆对着江晚拉下了一侧的口罩,露出一张长满痘痘到变形的脸蛋,又火速把口罩拉了上去。

江晚没想到会看到这样一张脸,眼神骤然一僵。

才这么大的孩子,脸上就没一处好看的,全部都是痘痘疙瘩,也怪不得孩子不想以真面目示人。

毕竟自己也有孩子,江晚表情软了几分,还想说什么缓和气氛,就听到站在保镖身后的小男孩邪肆开口。

“女人,很好,你已经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记住,我叫阎梓安。”

丢下这句话,江哆哆就转身,朝着VIP电梯走去,还边走边打响指:“阿三阿四,跟上。”

妈呀,太吓人了,差点掉马!

都怪小爷我这过分性感的屁股惹的祸啊!

好在有这特制易容口罩,刚才搓搓搓,就把口罩上的药水搓到了脸上,这才逃过一劫。

不行,回去得通知下阎梓安,弄个像我一样的3D蜜桃翘臀!

江晚站在原地,眉眼抽个没完,没想到老禽兽居然还有个儿子,也这么沙雕。

就老禽兽还想跟她处对象来看,应该是个单亲爸爸。

她自己是单亲妈妈,倒对这个没什么排斥,耸耸肩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入通往饭堂的过道。

这时,一个油腻的肥猪男贴了过来:“想摸屁股吗?去那边,我给你摸。”

江晚挑了挑眉,斜睨了一眼肥猪男。

年龄在三十岁出头,脸像肉饼,满脸冒油,五官平平,穿着人模人样的西装,看起来不是什么小组长,也应该是什么中层的管理者。

江晚对着肥猪男勾起了眉眼,娇滴滴地说:“好呀,就是不知道有没哪里是没监控的。”

肥猪男眼睛一亮,笑得银荡:“我知道,跟我来。”

说着,肥猪男就带着江晚去到抽烟室外的走廊,自以为魅力很足地挑眉:“来吧。你刚想摸那个小男孩屁股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喜欢像我这种饱满多汁的肉臀。”

肥猪男伸了伸舌头,舔了下唇阔:“而我,就最喜欢像你这样的烧货来捏我的屁股。来吧,come baby!”

江晚看了一眼,判断没监控后,也挑着眉娇声说:“那你转过去呀!”

肥猪男转过去,江晚立刻面无表情掏出两颗像口香糖一眼的东西。

咻、咻,两声。

白色的“口香糖”立刻精准无比打在男人屁股上。

转身离开,扬起手中一个迷你遥控器。

砰——

除了尖叫声,还有一股烧焦味。

江晚扬起嘴角,心情愉悦地走入饭堂。

刚走进去,江玉瑶和罗湘就发现她了!

“真是冤家路窄!”江玉瑶抓了抓罗湘的手背说,“姐,委屈你了。对着这个煞星,也真影响你食欲。”

罗湘想起早上的事情,肌肤微垂的脸上还闪过几分不太自然。

她原本生在普通家庭里,无论上学还是做什么事情,都看着别人脸色,都憋屈了好久。

可现在不一样,她嫁入了朱家,还生了个儿子,母凭子贵,去到哪里,不是被捧着啊!

她怎么能容许这个江晚踩在自己头上,还破坏自己在办公室里的形象!

罗湘眸角一暗,问:“这个江晚到底是什么来头?”

毕竟是阎总护着的人,她还是得问清楚。

江玉瑶露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假装看了四周一眼,压低声音说:“姐,我跟你说实话了吧。其实阎总会这么护着她,应该是觉得愧疚。

阎家跟我这个姐姐有婚约,但奈何她吧,不争气,早早就未婚先孕。阎家想要推掉婚约,又觉得亏欠,所以刚刚才护着吧。

你说,江晚跟我阿律哥有婚约……可阿律哥,怎么她一来就去非洲了呢?”

罗湘笑了笑:“既然是弃妇,那就好办多了。”

罗湘使了个眼色,坐在她对面的两个马仔立刻会意过来,起身,朝着江晚走去……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