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浅狸傅廷臣老婆在上:前夫,我们谈谈全免小说

第六章 舒浅狸,你还能撑多久?

“小狸,我带你走吧,我们离开这里,离开傅廷臣。”

陆绎放下手,俊逸的脸上被泪水充斥,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舒浅狸进入死亡。

“陆绎哥哥,我不想离开,我想守着他,肖荷醒了,会伤害他的。”

“你一心为傅廷臣,他在做什么?他除了伤害你之外,还会做什么?”

陆绎在舒浅狸的心里,一直都是非常俊雅冷静的,可是此时的陆绎,因为舒浅狸的关系,变得格外的暴躁甚至愤怒。

他这样,都是为舒浅狸打抱不平。

舒浅狸伸出手,抱住陆绎,苍白漂亮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光芒,她柔声道:“陆绎哥哥,我只想在努力一下。”

如果……拼了命的努力还是不能得到,那么……她会彻底死心。

医院。

肖荷靠在傅廷臣怀中,柔媚可怜的脸上带着一抹虚弱,对傅廷臣柔弱道:“阿臣,你这几天一直都在医院陪着我,傅太太那边,会不会生气?”

听到肖荷提起舒浅狸的名字,傅廷臣的眼眸划过一抹淡淡的阴霾,声音染上些许狠厉道:“别提她的名字,听了就恶心。”

见傅廷臣对舒浅狸这么厌恶,肖荷的眸子闪了闪,面上却故作伤感道:“毕竟是你妻子,你对她别太过分了。”

“我会娶她,完全是她的威胁,我爱的人是你,想要娶的人也是你。”

“可是,现在她是你的妻子,我不想因为我的缘故,破坏你的婚姻。”

肖荷一脸柔弱凄楚道。

“我会和她离婚,然后我们结婚。”

傅廷臣望着肖荷柔弱善良的样子,想到舒浅狸嚣张跋扈又心狠手辣的模样,和肖荷比,舒浅狸实在是令人恶心的紧。

“但是舒家毕竟是豪门大家族,阿臣,你答应我,别为了我,冒险。”

肖荷一脸紧张的抓着傅廷臣的手,对他摇头道。

傅廷臣俊美的脸上浮现出一层淡淡的阴霾和冷冽道:“舒家,我从没有放在心上。”

“我会让舒家,成为京城的历史。”

没有舒家,舒浅狸……你还算什么东西?

“阿臣,你会一辈子爱我吗?”肖荷撑起身体,在傅廷臣的脸上亲了一口,娇羞又温柔道。

“傻瓜,不爱你我还能爱谁?当年是我伤了你,我原本就应该对你负责。”

傅廷臣缱绻温柔的话,让肖荷心生愉悦。

舒浅狸,你真的应该看看,就算你是舒家的千金小姐又如何?在傅廷臣心里,你什么都不是?

我会得到我想要的一切,而你……注定是我的手下败将。

……

舒浅狸这几天一直在研究新的菜谱,她每天浸泡在厨房,尝试每一种的菜系。

管家看到舒浅狸这样,皱着眉头劝说道;“少夫人,别做了,少爷……不会吃的。”

傅廷臣偶尔回来一趟,舒浅狸便会让管家将自己做的菜给傅廷臣吃,可是,傅廷臣一下子便看穿菜是舒浅狸做的,所以一口都不吃,直接让人倒掉。

舒浅狸也是知道的,可是,她却还是不死心。

舒浅狸没说话,只是朝着管家笑了笑,继续做菜。

管家望着舒浅狸这样,再次叹了一口气。

少夫人其实挺好的,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为了傅廷臣下厨做饭,十根手指头受伤都不在乎。

可惜的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他有时候,真的是心疼舒浅狸。

“管家,你去忙你的吧,我一个人可以的。”

舒浅狸抬头,看向正出神的管家淡淡说道。

管家看了舒浅狸一眼,深深叹了一口气,摇摇头,便去忙自己的工作。

舒浅狸将石材放在锅里,用小火慢慢炖,就要弄其他菜的时候,眼前突然一片黑,舒浅狸整个人都往后仰。

好在她本能的抓住了一旁的墙壁,要不然就栽倒在地上了。

她捏了捏鼻梁,深深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舒浅狸,你还能撑多久?”

不管能够撑多久,在她还在这个世界上,便不允许肖荷坐上傅太太这个位置。

院子那边传来车子的引擎声,舒浅狸原本晦暗的脸上显露出淡淡的喜悦和明媚。

傅廷臣回来了?

舒浅狸放下手中的东西,离开厨房,走到院子的时候,看到傅司臣抱着肖荷从车上出来,舒浅狸脸上的笑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脆弱的白。

傅廷臣竟然将肖荷带到别墅?他是故意羞辱她的吗?

肖荷靠在傅廷臣怀中,用余光瞥到舒浅狸苍白单薄的脸之后,女人的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转瞬即逝,便换上一副娇柔温婉的嘴脸,朝着舒浅狸主动打招呼道:“傅太太,许久不见,最近可好?”

自从肖荷醒来后,舒浅狸就没有好过。

网上到处充斥着傅廷臣和肖荷两人的新闻,报道上有诉说着傅廷臣对肖荷多么的情深义重,还有人明里暗里讽刺爱情这种东西,靠威胁是得不到的。

舒浅狸承受着所有的舆论,每天等傅廷臣回家看自己一眼,哪怕只是一眼也好。

可是,傅廷臣却没有。

“阿臣,你吃饭了吗?我正在熬汤,应该快好了,我去给你盛。”

舒浅狸没有理会肖荷,将目光看向傅廷臣,讨好道。

傅廷臣冷淡瞥了舒浅狸一眼,表情厌恶道:“舒浅狸,你以为你做的饭菜我会吃吗?”

说完,便从舒浅狸身边越过。

舒浅狸站在原地,犹如木桩,肖荷趴在傅廷臣肩膀上,探出头,看向舒浅狸的方向,女人悲伤的样子,还真是赏心悦目呢。

一阵风吹过来,舒浅狸冷的颤了颤身体,她抬起手,覆在眼睑上,一滴泪从女人的睫毛滚落。

她早就千疮百孔,不管傅廷臣对她说什么样子的冷言冷语,她都能够承受的住。

从她用骨髓威胁傅廷臣娶她开始,她舒浅狸在傅廷臣心里,原本就是厌恶的存在,她不在乎。

傅廷臣将肖荷安置在别墅最好的房间,那原本是舒浅狸和傅廷臣两人的婚房,现在却被肖荷鸠占鹊巢。

舒浅狸心里痛苦,却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