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宝苏蓉蓉全文阅读

第6章 除了我没人能治

摊主就站在他们身后,闻言脸一红:“昨天他喝多了,我就把他带回来了。

不过他跟我儿子睡的,多亏我们有家长群,不然还通知不到你们。”

“那你应该昨晚就告诉我们。

”俏俏好像被抢了玩具,话说的酸溜溜的。

“俏俏!”苏蓉蓉不想俏俏再说下去,她转向钟宝:“跟我回家吧!”

投降了?人不能总端着,有坡就赶紧下吧!五百万呢!钟宝爬起来,就在摊主家的平房里简单洗漱一下,然后上了车。

“对了!我昨天吃东西还没给人家钱呢!”钟宝说完拿出五百塞给俏俏:“给你同学。”

“我不!你自己给。

你跑到别人家里我生气了。

”俏俏说着把钱又扔了回来。

这小丫头,“我自己给还得再来一次。”

“哼!”俏俏伸手又把钱抢了回来。

苏蓉蓉一边开车一边看着后面,她知道就算俏俏生气也不想钟宝离开。

看来以后不能动不动就解除合同,钟宝看着呆儿郎当的,但是触到了他的底线,什么都能豁的出去。

“钟宝!昨天我们请了很多专家,他们也查不出宋子乔的病。

你是不是有办法?不然你走的时候不会说那样的话。”

“没办法!我等着看他怀孕的样子。”

苏蓉蓉一脚刹车定在路旁:“你真的有办法治对吗?”

钟宝坏笑着答道:“那得看你们那个副院长上不上道了。

十万,老子要他十倍吐出来。”

外公说钟宝是他师兄从小领养的孤儿,能打这不奇怪,因为自己外公就会功夫。

可是看钟宝的样子好像会医呢?

“我们老院长其实是副院长的父亲,退休前,所有人都以为副院长会扶正,没想到老院长选中了我。

”苏蓉蓉一边说一边把车子又开了起来。

“不忿啊!那他找他家老头子啊?跟咱们这撒什么气。

再说你看他那样子,医院给了他还不尾巴都翘上天?医院不定被整成什么样子。”

这次是两人一起送俏俏上学,父母都在,俏俏昂首挺胸地往里走。

送了俏俏,两人到了医院。

车子停下后苏蓉蓉就说道:“想要副院长拿钱估计够呛,你要是有办法,还是把宋子乔治好吧?”

“不拿钱就想治病?反正死不了,那就等到他愿意拿钱再说。”

苏蓉蓉还不敢肯定钟宝有办法,既然钟宝不愿动手,这事就先拖着吧!

进了医院,钟宝照样坐在走廊上。

没一会儿功夫,李畅就自己轱辘着轮椅凑了过来。

“昨天……对不起啊!”

“没关系!你不还亲了我吗?就当补偿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李畅昨天一股火顶着强吻了钟宝,没想到他还拿这个说事,羞得满脸通红。

不过接着她就瞪向前面。

钟宝也看了过去,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走向护士站:“请问宋子乔在哪个病房?”

不用问,这个就是李畅的闺蜜了。

“你还放不下?”

“我是气不过。

从高中时我们就是同学,在医科大学更是一个寝室的。

这么多年的闺蜜,她竟然……”

钟宝站起身,推着李畅就走。

“喂!你干嘛?”

“干嘛?当然是看看她怎么跟陈世美亲热。”

李畅转头怔怔地看着钟宝,这个男人难道能看穿自己的心事?

内科的住院部就在骨科的隔壁,穿过一条走廊就到。

宋子乔的病房,李畅的闺蜜前脚进去,钟宝推着李畅后脚就到了。

“子乔!你怎么弄成这样?呜……”

“哎哎哎!在病房里就这样合适吗?”

李畅那个闺蜜已经趴到了宋子乔身上,被钟宝一说,她赶紧爬了起来,看到轮椅上的李畅还有些心虚。

“畅畅!是她自己扑上来的。

”宋子乔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的解释。

“不用说那么多!要不是钟宝强推我过来,我才懒的看你们。”

钟宝嘿嘿一笑,凑近了宋子乔:“啧啧啧!比我想象的要严重啊!这肚子鼓的。”

“你!”

“告诉你!最好别生气,不然越鼓越大。

要是爆掉了,神仙都救不了你。”

“滚!你个臭护工在这里逼逼什么?好像你很懂的样子。”

“哈哈……我跟你说吧!你这个病除了我,还真没人能治。”

“好大的口气!”副院长的声音响自门口,包括苏蓉蓉,五六个人进了病房。

其中有个戴眼镜的老者,被几个人簇拥着,看来他才是今天的主角。

“你们两个又来干什么?还嫌害的我儿子不够吗?”

尽管苏蓉蓉不停给他使眼色让他离开,可是钟宝还是嬉皮笑脸地说道:“我又不是来看你儿子的,我是来看狐狸精的。”

“让开!我现在没心思跟你扯皮。

王老!您快给我儿子看看。”

那老者点点头,来到宋子乔身边搭上了他的手腕。

苏蓉蓉悄悄把钟宝拉到一旁:“你怎么还来招惹他?”

“赚外快啊?怎么说昨天的钱也应该我出。”

苏蓉蓉一阵无语,真是那样直接说多好?“还是等王老看完吧!我们费力请来的。”

“这个老头儿很厉害吗?”

“王老可是南明中医界的泰斗,要不是老院长的关系,老人家不会来。”

来个这么厉害的人,苏蓉蓉以为钟宝会担心,因为王老要是给治好了,钟宝就赚不到钱了。

可是钟宝听完还一阵高兴。

“嘿嘿!要是这个老头治不好,我要多少钱他都给。”

这么自信吗?苏蓉蓉一阵奇怪,难道宋子乔的病是钟宝做的手脚?

这时候,王老放开了手,他眉头紧锁:“这个患者应该是急火攻心,但是很奇怪,他伤的不是心经,反而是气脉。”

卧槽!这老头厉害啊!他说的完全正确,钟宝开始有点担心了。

狠话都说出去了,要是老头给治好了,不是打自己脸吗?

就算自己这脸不要了,早上自己可是很硬气地说过,那十万应该自己出。

钟宝可不想苏蓉蓉看不起自己。

“可是!这股气淤积在气脉,根本没法放出来。”

钟宝总算松了口气。

“王老!就没人能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