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何曾照旧人结局

第6章:烟纸一缕祭香魂(1)

这日天气有些晴朗,难得见得这样好的阳光,紫竹在外面放了个藤椅,让我出去晒晒阳光,我也是在寝殿中呆的时间太长了,见得这样的好的阳光,竟然觉得有些刺眼,就连端着茶水过来的紫竹于我而言都是晃晃悠悠的! “娘娘,您怎么了?”紫竹见得我身子晃晃悠悠的一把扶住了我,我摆摆手:“无妨,给我倒点水!”紫竹倒来热水,我喝下去了,却并不觉得身子暖起来。

恍惚间想起来,碧梅死的那日也是这样好的阳光,紫竹通报,说碧梅和兄长蓄谋谋害皇上,正在原媞的元华宫中受审,我手中的翠玉茶盏哗啦一声跌落在地上,紫竹扶着我去了元华宫的时候,却见的原媞面目狰狞的从碧梅的头上拔下来一支碧玉簪子朝着碧梅的胸口刺过去,到最后我连最后一句话都没来得及和碧梅说。

原媞告诉我,兄长在楚格外出打猎的路上埋伏,要取了楚格的命,楚格治了兄长一个谋逆的罪名,碧梅在宫中与兄长里应外合,如今已经被她处置了,我看着碧梅一身碧色衫子胸口沁出来的鲜血。

碧梅你疼吗?这哪里是谋逆,这是私刑!皇上还不曾回来,原媞怎么就私自审问了,又怎么就私自定罪了,私自杀了碧梅,难道只因为碧梅是我身边从小一起长大的婢女?原媞,你就那么想要将我这个朝不保夕的人赶尽杀绝? 后来楚格回来了,身上带着很浓厚的血腥气味,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兄长的血,楚格却好似是不曾见到我一般,一进了元华宫的门,便将原媞紧紧的搂在怀中,好似经历大劫生怕再也见不到了一般。

“皇上,碧梅畏罪自杀,死前承认自己里应外合方将军,羞愧见圣上,已经自杀了!”原媞说到这里,假惺惺的拿着丝巾擦拭眼泪。

楚格这才转身看着我,这种眼神与方才他看原媞时候截然不同,冰冷的似乎要将我这单薄的身子射穿一般:“你兄长企图谋逆,这些血,都是你兄长的!”楚格将自己的长剑拔出来凑到我面前。

我从来没有这般强烈的感觉到这种憎恨的情感:“啊!楚格,我兄长为你鞍前马后,怎么会谋逆!你为何不给兄长解释的机会!” “皇后情绪失常,还不赶紧带回去,脏了朕和贵妃眼睛!”楚格厌恶的将我跪在地上拽住他的衣袖狠狠的甩开,我被摔在地上,被几个侍卫拖着扔在了元华宫外面凹凸不平的石子路上去了。

“谋逆婢女碧梅罪无可赦,将身子扔去后山喂狼去吧!”就算是人死了,因为是我的婢女,也不得善终! 思绪恍然如梦,睁开眼睛,才知道仍是今朝,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回想过往了,我却突然想起来今日乃是碧梅的尾七,碧梅死的不明不白,我从未寄过去一张纸钱,这些也是我心头大憾。

“你去准备些纸钱,还有我埋在园中枫树下面的枫叶酒,放在外面醒上三个时辰,今日我要为碧梅祭奠一番!”想起来在这冰冷深宫之中冤死的一缕香魂,我心如刀割一般,今日也是兄长的忌日,且一起吧。

夜色深下来了,听见外面桃花凤鸾叮叮当当的经过长乐宫,楚格今夜定然是召见了原媞,也不会有空来我这冰窟之中了,我将纸钱一一的捎给碧梅和兄长,那日的情景在我心中挥之不去:“碧梅,兄长,你们再等等我,我报了爹娘之恩,就去找你们,不让你们在奈何桥上迷了路!” 我拿起来一边醒好了的枫叶酒,想起来从前和兄长与碧梅三人在山间酿造枫叶酒的光景,如今恍如隔世,泪眼朦胧之中,我将这酒水浇落在火盆中,”呼啦”一声,一人高的火舌突然从火盆中窜出来。

我始料不及,还没来得及躲开,却被身后一阵强大的拉力拉开,孱弱的身子跌入一个皆结实的胸膛,这臂膀将我身子撞得生疼,差点又要咳嗽,我强烈的忍住这等腥甜,映入眼帘的却是一抹明黄,楚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