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珊瑚小说《腹黑娇妻是锦鲤》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1-05-04 11:12:58作者:雪珊瑚来源:zzy

小说简介:《腹黑娇妻是锦鲤》为网站作者“雪珊瑚”所著虚构作品,不涉及任何真实人物、凌千夜封瑾等,请勿将杜撰作品与现实挂钩 主人公凌千夜封瑾)十环!封瑾长眉微锁着,若有所思地看向凌千夜的双手。她明明连弓都抬不起,绝不可能射...

雪珊瑚小说《腹黑娇妻是锦鲤》全文免费阅读

 

第12章 从没有过的感受

十环!

封瑾长眉微锁着,若有所思地看向凌千夜的双手。她明明连弓都抬不起,绝不可能射中十环!

“箭,一定是箭有问题!凌千夜根本不会射箭。”宋宵鸣狂燥地大叫起来。

“谁说的,我会。”凌千夜转过身,掷地有声地说道。

宋宵鸣还从未见过和他正面刚的凌千夜,他的视线落在她的脸颊上,又开始犹豫,明明昨晚看到她脸上没疤了的,怎么这时候又出现了。明明她不会射箭,又怎么射中了十环?还有,就算现在疤痕仍在,她看上去却很美。宋宵鸣越发不想放手了,心里像被猫爪一样挠得发痒。

“行,你会,以后你做什么我都让着你。”他情不自禁上前一步,想抓凌千夜的手。

凌千夜利落地把手中的一支箭往前递,宋宵鸣不偏不倚地正抓在箭头上,扎得嗷地一声叫。

“愿赌服输。宋宵鸣,我肯给你机会,你要珍惜。”封瑾拿过他手里的弓,手指弹了几下弓弦,慢慢朝宁宵鸣举起来:“你应该感谢今天是3月5号。”

“什么意思?”宋宵鸣被吓到了,仓皇地躲着封瑾的弓箭。

“我每年只善良一次,也只有今天不想弄死人。”封瑾手指头一松,箭贴着宋宵鸣的头皮飞过去,“你可以滚了。”

3月5日学雷锋!

宋宵鸣脸胀成猪肝色。他也算是全家人捧着长大的,从来没有受过这种气,还是被一个同龄的男人如此羞辱!老婆被抢了,还要承受对方言语上毫不客气地嘲讽。

“你……”他很想回骂几句,可又什么都骂不出来,而且刚刚那一箭吓得他腿在发抖。吭哧了半天,从齿缝里挤出一句,“我会告你的。”

“你够了,你真的好烦。”凌千夜忍无可忍地骂道。

“你是撒娇还是骂人?”封瑾转头看她,一脸不悦。凌千夜骂人也是这调调,真想给她捏捏嗓子。

宋宵鸣还想再挣扎一下,被宋父一巴掌拍到后脑勺上。

“行了,既然千夜心意已定。你们两个缘分尽了。”宋父胀红着脸,努力给自己和儿子台阶下,“这婚就离了好了,大家没有夫妻的缘份,以后还是朋友。封老爷子,封先生,我们就告辞了。”

封老爷子一直坐在旁边看戏,捧着茶碗悠哉游哉的,看不出到底是喜是怒。

“不送了。”封老爷子点点头,挥手送客。

“封瑾今天挺大度啊,有人这样闯到家里来,他居然没发火。”目送二人走远了,大婶婶走过来,殷勤地给老爷子添上茶水。

封老爷子摆摆手,“你不懂封瑾。”

大婶婶赔着笑脸说道:“我当然不懂了,他也不和我们亲近。”

“你是逮着机会就告状。”封老爷子笑了笑,说道:“你等着看,宋家有好受的了。他什么时候让给他不痛快的人,痛快过?”

大婶婶脸色微变,小声说道:“您惯的。”

“不仅我要惯,你们也得惯。”封老爷子把茶碗往桌上一顿,“我话撩在这儿了,他今天就算带一头母猪回来,那也依他的,给我惯着。”

这声音挺大的!

凌千夜脸皮都臊红了,还有几分难堪。她是母猪吗?

“把面纱摘了吧,丑也好,美也好,都是他挑的。”封老爷子看着她说道。

凌千夜想了想,把面纱摘了。

大婶婶看到她脸上那道疤,眉头皱了皱,随即笑道:“也没事,改天我介绍一位医生……”

“凌千夜,过来,我带你逛逛。不要门票的5A级景区,来一次赚一次。”封瑾把弓箭抛给白越,朝凌千夜勾手。

凌千夜看这架势,封瑾从小到大,估计也没少受气。但他比她幸运,有个即使娶了母猪也惯着他的外公。这可真让人羡慕。

“学过射箭?”他不由分说地紧抓住她的手,指尖不着痕迹地摸过她的指腹。没有练箭的痕迹!

“没有,可能是……老天爷也觉得我不应该和他回去。”凌千夜落落大方地解释。

封瑾把她的手抬起来,掐了掐她的手心。鱼尾纹身在他的调查资料之外。

“什么时候纹的,在哪儿纹的。”他问。

这人真的好细心啊!

“要你管。”她抽回手,细声细气地怼他。

“还有哪儿有纹身。”他又抓住她的手,把她拖到了胸前,“嗯?告诉我。”

“腰上,要不要看?”凌千夜脑子一热,回了他一句。

说完她就后悔了。她眼前这人可不是个好应付的,她若说在肚皮里面有个纹身,他都有可能剖开来看。何况她现在说腰上!

果然,封瑾的瞳色变深了。他半眯着眼睛,想到了昨晚看到的一幕。她的裙底是什么在动?凌千夜,到底有什么秘密!

“你干什么!”凌千夜急了,他真的要掀她裙子了!

“你说的,让我看。”封瑾盯紧她的小脸,看着她又急又羞涩的表情,心尖上突然有处塌陷下去。

她害羞却还要装嘴硬的样子挺可爱的。

“我不给你看。”凌千夜捂着裙子,拼命躲闪,急得眼泪都快落下来了,“没有纹身,没有,只有手心里有。”

“我该信吗?”他把凌千夜逼得背靠在了树干上,双手撑着,把她锁在了怀里。

凌千夜忙不迭地点头。以后她再不犯这种蠢错误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绝不反抗。

“又哭。”他看着她湿漉漉的眸子,眉头拧了拧。

凌千夜咬住了嘴唇,仰起小脸,把眼泪逼回去。

“记着,有人欺负你的时候,不要哭。我在洗手间教过你的,打回去。”他抬起指尖,往她的疤上戳了一下。

凌千夜马上捂住了脸,挡住那块疤。小鱼儿能帮她涨疯了股票,射出了十环,为什么把已经消失掉的疤痕重新弄回她的脸上?

突然,封瑾拉开了她的手,俯身吻住了她。

凌千夜完全呆住了。他在吻她?

“嘴闭这么紧,是没接过吻吗?”他放开她软软的唇,沙哑地问道。

凌千夜这辈子当然没有啊!

上辈子……她努力想了想,似乎也很少。宋宵鸣就是拿她当工具而已!没有爱情,甚至没有爱心。

“呆乎乎的。”他一手掌住她的脸,又吻了下来。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