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妙沈宴》姜妙沈宴章节精彩试读

姜妙沈宴小说[连载] 姜妙沈宴无删减阅读,是一部无删减的都市小说,主角分别是姜妙沈宴,由作者“飞翔的骆驼”倾情推出,去找苏家借钱,却被自己的岳父与岳母当场赶了出来。这两年,他在苏家受尽欺侮,被所有人当成了废物,为了给母亲治病,他咬着牙都忍了下来。还真是虎落平阳不如犬,秦远苦笑。他本是京都四大家族秦家的嫡少,本应有机会继承万亿家产,成为金字塔尖上的人。...

《姜妙沈宴》姜妙沈宴章节精彩试读

第2章

第2章

“小伙子,人已经去了,就不要再折腾了!”

“是啊,死者为大,给她一点尊重吧!”

围观的人群之中,一阵骚动。

他们见秦远拿银针刺自己的母亲,一个个惊诧之余,纷纷出言劝阻。

“不,我妈还没死,我能救她!”

秦远疯了一般,红着眼睛刺下了第二针。

“哎,这孩子应该是受刺激太深,失去了理智!”

有人叹息。

唯独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皱眉看着这一切,他是这家医院的中医科主任冯德文,也是云城中医泰斗。

本来他也想上前劝阻,可当他看到,秦远施针手法之后,就怔住了。

那娴熟的动作与恰到好处的指力,比他这个浸淫针灸几十年专家拿捏得还要精准。

虽然他不觉得对方能将死人救活,但他想看看对方还有什么施针手段。

可他越看越是心惊,从未见过的奇特针法,被眼前少年运用得妙不可言。

约莫盏茶工夫,秦远施针完毕。

总共三十六针。  

有人直接转身不忍再看,也有人对着秦远露出愤怒表情,他们觉得秦远在胡闹。

可就在这时,张淑珍竟然哇的一声,张嘴本能地吐出一口黑色瘀血。

人虽然依旧没醒,但是渐渐有了呼吸。

这一幕,震惊了所有人。

“她......她没死!”

“不,不对,是那少年,将死人救活了!”

“天呐,我看到了什么,神迹啊!”

冯德文也是激动不已,他行医几十年,今天算是开了眼界。

“小伙子,快将你母亲抱进医院,这里风大。”

冯德文急忙说道。

秦远一怔,抬头看了一眼冯德文,母亲的命是保住了,但仍需要进一步治疗,医院离租的房子有些远,最好是住院。

可他是被医院赶出来的,怎么可能让他再进去。

“怎么了小伙子,是不是有什么困难?”

冯德文刚从外面回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等秦远开口。

有热心群众就将医院把他们丢出来的事,快速讲了一遍。

冯德文越听越是愤怒,气得浑身都在颤抖,“简直胡闹,医院是救死扶伤场所,怎能做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

随即他招呼众人,“麻烦大家,将病人抬到我办公室去,我看今天谁敢阻拦!”

闻言,几个热心大汉小心翼翼地抬着张淑珍,跟随冯德文向着医院内走去。

见有人又将张淑珍抬进医院,几个保安急忙上前阻止,却被冯德文一声爆喝,吓得急忙闪开。

冯德文可比宋缺有分量,他们哪里敢阻拦。

不一会众人就将张淑珍安置在冯德文办公室的小床上。

刚将众人打发走。

宋缺就带着保安找上门来。

“秦远,麻烦你将住院费与治疗费缴一下!”宋缺走进冯德文办公室,一手拿着一叠单据,一手插在口袋里,打着官腔说道,看着秦远的眼神依旧带着一丝戏谑。

“你别欺人太甚!”秦远从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

“医院有医院的规矩,我可没欺负你!”

宋缺继续打着官腔,他就是要欺负秦远,就是要告诉他,在医院里谁说了算。在他想来,冯德文不可能为了一个病人,与他翻脸。

可不料,冯德文眉头皱起,抬手指着宋缺鼻子怒道:“医者父母心,你倒好,将病人扔到了大门外,你还有没有医德......”

宋缺怔住了,冯德文竟然与他翻脸。

既然对方都撕破脸皮了,他也不能怂,毕竟他老子可是这家医院的副院长。

“冯主任,对方可是我的病人,我想怎么处理,不用你操心,如果你真想管这事,那就把他们治疗费都交了吧,我也好安排手术。”

宋缺冷声道,他料想冯德文不可能做冤大头,那可是十万,没有人愿意白白打水漂。

可不料,冯德文想都不想拿出一张银行卡,“这卡里有三十万,足够缴费了,赶快安排手术!”

“你......真要与我撕破脸皮?”宋缺被接连打脸,都快气炸了。

“怎么,你想拿你爹来压我,我告诉你,你爹上面还有正院长呢,别太过份!”

“好,姓冯的,咱们走着瞧!”宋缺涨红着脸,牙根咬得咯咯响。

就在宋缺拿着银行卡准备离开时,秦远一把将卡从他手里夺了过来。

“我母亲的病就不劳烦你了!”

将卡递还给冯德文,秦远感激道:“谢谢冯老,我母亲的病我自己就能治,不用做手术!”

“什么?”

不只是宋缺就连冯德文也怔住了,治疗尿毒症最好的方法就是手术换肾。

不做手术,你怎么治。

“小伙子,虽然你能让你母亲保命一时,但是想彻底治好尿毒症还得做换肾手术啊!”  秦远摇了摇头,“不用换肾,我也能将我妈治好!”

“我没听错吧,不换肾治疗尿毒症?”宋缺直接笑喷,“秦远,软饭是不是吃傻了,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不换肾,治好尿毒症的。”  

冯德文面上也不好看起来,“小伙子,我知道你在针灸方面有些本事,但是想治好尿毒症除了换肾,别无二法!”

虽然有些不喜秦远说大话,但冯德文还是好心提醒。

秦远也不生气,他知道冯德文是好心,但他继承了医圣帝君的传承,别说尿毒症,就是世界上最难治的疑难杂症,他也能手到病除。

“我真能将我母亲救过来,只是,冯老能不能帮我抓点草药?”

秦远有些尴尬,此时他连抓药的钱都没有。

“你准备要用中医治疗你母亲的尿毒症?”冯德文再次皱眉。

“嗯,我有一个药方,对尿毒症有奇效,我想试试!”

“有这样的方子?”

冯德文皱眉思索,他从小背药方,什么汤头歌诀,金匮要略,伤寒论,千金方等,还有许多名家药方与家族秘典,他都能倒背如流,可从没见过治疗尿毒症的奇方。

出于好奇,他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奇方。

秦远也不啰嗦,直接将药方写了出来。

“竟然是丹药?”

冯德文看完药方,大为惊讶。

秦远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冯德文忽然有一丝期待,他觉得这少年有可能会真的创造奇迹。

随即他吩咐一名护士照看张淑珍,然后亲自领着秦远去抓药。

看着离去的秦远与冯德文,宋缺脸上闪过一丝讥诮,他可是国外著名医学院毕业的医学博士,专攻泌尿系,对尿毒症之类疾病研究颇深。

“想要中医治疗尿毒症,简直是痴人说梦。”他嘴角微微翘起,“看我一会如何羞辱你们。”

药方不大,只有二十几味草药,但是制丹的手法非常有讲究。

有些药草需要先下,有些草药需要烧成灰,还有一些需要榨汁,另有一些需要煮沸之后再打成浆糊,这一切的手法都需要精准控制火候。

秦远制丹时不但没有刻意避开冯德文,而且还有意无意向对方解释这么做的原因。

虽然不知道这丹药效用如何,但秦远的举动,让冯德文非常感动。

花了一个多时辰,总共制成三十多枚药丸。

每一粒药丸都是药香扑鼻。

拿着药丸,回到办公室。

秦远不敢耽搁,喂母亲吃下一粒,便再次行针。

这一次,他总共用了七十二枚银针。

宋缺在边上冷笑连连,他压根就不相信秦远会治病,所以脑海一直盘算,等秦远将他母亲治死,他好报警抓人,无证行医,草菅人命足够秦远进去呆上十年八年了。

冯德文全神专注地看着秦远施针,仿佛进入了忘我的状态。 

随着最后一针落下,张淑珍竟然轻轻哼了一声,没用多长时间就睁开了眼睛。

“妈!”秦远赶忙上前握住母亲的手,眼眶湿润。

“远,远儿,妈这是?”张淑珍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竟然没死!”

忽然,细声对秦远说道,“远儿,妈想去卫生间!”

“是想排尿吗?”

张淑珍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什么?”闻言,冯德文脑子有些懵。

宋缺更是目瞪口呆。

如果说张淑珍苏醒,让他们意外,那么此时的话,绝对就是震撼了。

尿毒症患者可是无法排尿的,可此时对方竟然要排尿,这是病愈的征兆。

“难道这小子,真的治好了他母亲?这怎么可能。”

宋缺不淡定了。

“冯老,能不能安排两个护士,带我妈去卫生间!”秦远将母亲身上的银针取下,转头看向冯德文。

闻声,冯德文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急忙叫来两名女护士,搀扶着张淑珍去了卫生间。

“小子,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治疗你母亲,但我可以告诉你,胡乱治病是会死人的,到时病情加重了,可别来求我!”

宋缺面色阴沉。

“放心吧,不会去找你的!”秦远终于露出多日不见的笑容,“如果没有事的话,就请你离开吧,我还有事要与冯老谈。”

“你......”宋缺气结,他也知道继续留下来,只会自取其辱,随即便气急败坏地走了。  

“秦小友,你这医术真是了得啊,我从没见过吃粒药丸,加上行针,就能将一个尿毒症晚期病人给治好的!”

冯德文搓着手激动得像个孩子,似乎是他医好的张淑珍一般。

“没有彻底好,还需要疗养一段时间,将那三十颗药丸全部吃完我母亲的尿毒症才算真正痊愈。”

秦远淡淡说道。

“真是神奇的丹药!”

冯德文感慨之余,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带着不自然的表情看向秦远,“秦小友,你看能不能将这药方买于我,你放心,价格绝对公道。”

这倒不是冯德文贪心,而是他生长在中医世家,从小就对好的药方,有着本能的痴迷。  

秦远看了看他,想了一下说道:“你救我母亲于危难,区区药方,我可以送与你,不过,你得替我办两件事。”

一听这话,冯德文脸上立刻露出兴奋之色,“秦小友你说,只要我能办得到,我一定帮你。”

“第一件事,照顾好我母亲,我不希望有人打扰她休养,第二件事,帮我找药材种子,种类越多越好,最好是这世上所有药材种子,我都要。”

闻言,冯德文脸色微变。

“秦小友,第一件好办,我现在就可安排一间特护病房,请专业护工24小时轮流照顾你母亲,但是第二件事有些麻烦,如果想收集所有药材种子,会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给你一年时间够吗?”秦远皱眉。

“一年时间应该能收集八九成,不过有些特殊药材种子,可能需要更长时间!”

“那就先从常用药材种子开始收集吧!”  

即便是帮秦远做了这两件事,冯德文知道,自己还是占了很大便宜。

秦远之所以决定将这药方给冯德文,除了报恩,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那就是他要冯德文欠自己人情,建立长远关系。

这样就可以借他的手,做一些自己的事。  

  • 发布时间:2023-01-18 17:58:41
  • 作者:飞翔的骆驼
    小说名:姜妙沈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