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明州盛绵绵小说主角贺明州盛绵绵完整目录

欢迎大家来这里欣赏主角是贺明州盛绵绵的小说《贺明州盛绵绵》精彩完结版阅读,贺明州盛绵绵修远是作者修远精心编写的精品小说,欢迎阅读。婚了,主人都快气疯了,把你银行卡也冻结了......吕石撇了撇嘴,嗤!他以为靠这就能逼我回去?也太小看我了。吕石挂了电话,对于老头子的操作他一点都不稀奇。二十二年前。他刚出生,就被父母遗弃扔在垃圾桶里。是年忠豪救了他,抚养了他两年,直到老头子游历天下的时候遇到,将他带走教养。来到了某个不知名的小岛上,成为了他的亲传弟子,且一过就是二十年的光阴。二十年来他跟老...

贺明州盛绵绵小说主角贺明州盛绵绵完整目录

贺明州盛绵绵第一章 报恩

第一章 报恩

“少主,当年从垃圾桶边上把您捡回去照顾的人查到了,是北山市年氏集团的董事长年忠豪,地址已经发您手机上了。”

“另外,少主,您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那可是大夏顶级世家的大小姐啊,你就这么逃婚了,主人都快气疯了,把你银行卡也冻结了......”

吕石撇了撇嘴,“嗤!他以为靠这就能逼我回去?也太小看我了。”

吕石挂了电话,对于老头子的操作他一点都不稀奇。

二十二年前。

他刚出生,就被父母遗弃扔在垃圾桶里。是年忠豪救了他,抚养了他两年,直到老头子游历天下的时候遇到,将他带走教养。

来到了某个不知名的小岛上,成为了他的亲传弟子,且一过就是二十年的光阴。

二十年来他跟老头子苦学本领,但从他懂事起就一直想寻找自己的身世跟报答年忠豪的救命之恩。

如今吕石也算学有所成,不管有没有老头子安排的那场婚姻,他都会选择来北山市报恩,寻亲。

吕石拎着手中的袋子,打了个车子,来到了唐家。

虽然年家住得是别墅区,拥有了自己的企业,但也-般般。

本来他想着直接给年家打一百亿大夏市报恩,只是卡被老头子冻结,现在也只能换种方式了。

吕石按响了门铃。

但是过了许久也没人过来开门。

他正要再次按响门铃,就听到三楼传出来一阵哭泣的声音。

吕石脸色一变,顾不得其它,一掌将五厘米厚的防盗门打飞。

只听“咣当”一声巨响,吕石下一秒就如同火箭般窜了进去。

并且顺着撕心裂肺的哭声跑到了三楼主卧。

他知道年老身患重病,楼上这撕心裂肺的哭声,肯定是年老出事了。

跑进卧室。

床上正躺着一个老人,此刻已经被盖上了白布。

这意味着人已经走了。

“你什么人?”

“你谁啊你?”

屋里有三个人正满脸的悲伤。

吕石认得那个女孩儿跟中年男人,正是年老的孙女年若诗与儿子年鸿坤。

不过他此刻没心情打招呼。

而是一步迈到床边。

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下。

吕石一把掀开了白布,瞬间抽出银针扎在了年老的天灵穴,太阳穴,膻中穴。

此谓开生门。

随后就将一股真气顺着银针过度到年老的体内。

“对不起年爷爷,我来晚了,有我在,阎王爷也抢不走你。”

薛神医呵斥道:“小子,你做什么?你这是对尸体的大不敬。”

“救人!”

吕石沉重的声音响起,薛神医仿佛听到了天方夜谭一般。

“人死不能复生这是常理,你当你是大罗金仙吗?”

“还是说你质疑我薛景仁,薛神医的医术?”

“给我让开,我决不允许你胡闹。”

薛神医伸手就去拽吕石。

后者眉目一瞪。

薛神医忽然感觉到一股磅礴的气势铺天盖地的朝他压了过来,他整个人都仿佛石化了一般,僵在原地,满脸的骇然。

“你......你是......”

薛神医恍惚间好像想到了什么。

年鸿坤则是抓起床头柜上的台灯,悄悄地走向吕石的后背。

随后将台灯高举,狠狠地砸向吕石的脑袋。

不曾想,年鸿坤脚下一空,台灯还没落下,一股强大的气流顷刻间就将他掀翻在地。

“爸!”

年若诗眼睛瞪如铜铃,挂满泪痕的脸上充满了震惊。

紧接着她上前抓住了吕石的衣领疯狂的拖拽:“混蛋,你给我松手啊,你到底是什么人?要是想要钱,你说个数我给你,不要侮辱我爷爷。”

年若诗疯了似的拖拽吕石,可任凭她使出了生平最大的力气,都无济于事。

吕石就如同一座泰山巨石般站在原地继续他自己的工作。

数秒后,吕石拔掉了三根银针,又甩出了七根银针,以肉眼难见的速度扎在了年老的七处大穴。

吕石轻轻地转动着针头,大量的真气从他丹田处过渡到年老的体内,为他聚灵,修复五脏六腑。

不过两分钟的时间,吕石的额头上边布满了豆大的汗珠。

年鸿坤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心有不甘地抓起台灯再一次砸向吕石。

“小年住手!”

薛神医顿时喝住了年鸿坤。

就连年若诗都被这声呵斥吓得呆若木鸡。

声音发颤地问向吕石:“这可是传说中可从阎王手里抢人的北斗续命针?”

年老的肤色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红润。

就连那些松弛的皮肤,都仿佛重新填充了血肉一般。

就连已经静止的胸口,也开始有了高低起伏。

不止薛神医,就连年家的父女二人都无比的震撼。

吕石回应道:“没错。”

薛神医按捺不住心情,激动道:“北斗续命针只留下介绍,其行针方法早已失传,敢问小先生是从何得知的?”

“师父教的。”

“那尊师是?”

“说了你也不知道。”

吕石道了一句后,继续说道:“笔,纸。”

“若诗,快去准备笔纸。”

年鸿坤看到父亲的变化,知道了这人没有恶意。

眼下也顾不得其它,只要这人有所需求,年家必将满足。

听到父亲的话,年若诗连忙从抽屉里取出了笔跟纸交给了吕石。

她就算再不懂医术,也看得出来这陌生男人有两把刷子。

吕石一边写药方,一边说道:“年老岁数大了,一些老年病难免,这个药早晚各服用一副,七天后便可病痛全消。”

说着,他把写完的药方递给了薛神医:“老先生应该能买得到真药材吧?”

“能能能,老夫自己就有医馆,药材都是上等的好货,只是这药方......”

一般来说药方都是医生的身家性命,吃饭的家伙事儿。

都不会轻易示人,吕石如此大方,就不怕被他偷学了去?

吕石知道他的意思,浑不在意的说道:“救人要紧,一个药方算不得什么。”

话落,年老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 发布时间:2023-01-18 14:14:30
  • 作者:修远
    小说名:贺明州盛绵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