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推-《凤熙璃墨》小说BY诸葛劲夫(完结)

《凤熙璃墨》小说又名《凤熙璃墨免费阅读》,这是一本内容非常新的历史小说,作者是诸葛劲夫,凤熙璃墨是书中的主角,此书主要讲述的是到了古代。这里的一切跟前世的唐朝好像一样,又好像不一样,自己的这具身体是一个父母双亡的落魄秀才,由于整日坐吃山空败光了所有的家产,在几天前因为没钱结账,被青楼护卫打个半死,回到家睡着之后便彻底断了气。难道说,是老天想让自己换个活法吗?来啦来啦,村长带着童家村的赔钱货来啦。几个小孩儿风风火火的从李治的面前嬉笑而过,顺着人群,李治看见了村长李老头正领着一个女人挨家挨户...

耽推-《凤熙璃墨》小说BY诸葛劲夫(完结)

第3章

第3章

李治讪讪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尖,还是没好意思上床,拿起桌子上一本以前考秀才时被翻烂的破书,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

直到童瑶传来平稳的呼吸声,李治这才起身,随意地从床上扯了几件旧衣服下来,裹在身上。

当第二天童瑶睡醒后,看见裹着旧衣裳趴在桌子上就睡着的李治,一下子心疼的不行,但心里又满是感动。

童瑶连连爬起来,将被子盖在李治身上,早早地就往灶房走去,准备烧点热水给李治暖暖身子。

李治喝着热水一边打量着童瑶,童瑶用手撑着脸蛋笑盈盈地看着他,整个人也不知道在傻乐什么。

“我待会儿要出去一趟,晌午你就自己解决吧,晚饭的时候我会回来的。”

“啊?哦,好。”

李治将碗放在桌子上,休息了一会儿准备出门,童瑶就急匆匆地拉住了李治。

“当家的,等一等。”

“怎么了?”

李治看着童瑶打开了她自己的包裹,翻翻找找从里面摸出一小串铜钱,郑重地放在李治的手里。

“这是我娘给我的嫁妆,说是嫁人不能光带一个人......”

童瑶说话的声音很小,眼睛也没敢看着李治,一副小女人的样子让李治不该说什么好。

“童瑶......”

李治将铜钱紧紧地握在手中,这婚书都还没拿到,童瑶就把嫁妆都拿了出来,显然是认定了自己,感受着铜钱上面残留的余温,李治深吸了一口气。

“这钱算是我借的,你放心,以后别人有的你一样都不会少,我发誓。”

“好啦好啦,当家的你快点去吧。”

听着李治起誓,童瑶羞红了脸,催促着李治出门,心里却美滋滋的。

李治出了门,就朝着村口走去,家里实在是太穷了,床板是硬硬的土床,上面搭了个木板,搀和着干草和一些旧衣服就算是床了,被子也是几块破布缝起来的,如果自己不做点什么,恐怕自己和童瑶都熬不过这个没粮食的冬天。

北河庄背靠着山,翻过山是南河庄,李治的想法很简单,在大梁朝不像自己原本的世界,野生动物是不允许被捕猎的,北河庄也有不少猎人经常进山打猎。

山里的野味在平阳县城里还是能卖到一个不错的价格,毕竟有钱人都喜欢吃点稀少的东西,只不过冬天了,动物都藏起来过冬,猎人自然也就懒得进山了。

作为985毕业的高材生,李治有自己的办法。

从村口的货郎处买了点灯油和一个火折子,李治就直接上山了。

或许对于猎人们来说,动物藏起来过冬就没了猎物,但对于李治来说却恰到好处,自己这具全是淤伤的身体想要正经打猎肯定是没办法的,只有取巧。

野兔会掘出一个洞,将食物和一些干草给放在洞里然后过冬,普通人看着藏进洞里的野兔自然是望尘莫及,不过对于李治来说,藏在洞里的野兔倒是最好的下手对象。

李治在山上寻寻找找,捡了不少的干草,随后来到了一个野兔洞面前。

这种干草的学名,李治记不住了,但知道这种干草烧起来会产生大量呛鼻的浓烟,李治的想法很简单,野兔洞一般有两个洞口,自己只要堵住其中一个,然后用烟把兔子熏的受不了,吸入了大量浓烟的兔子也没平常跑得快,自己很容易就能够抓住。

只不过附近的兔子洞实在是太多,李治找了好几个,终于找到一个有兔子居住的洞口。

用灯油涂抹在干草上,再用火折子将干草点燃,李治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将浓烟全部吹进洞内,没过多久,窸窣的脚步声响起,李治眉头一挑,撩起自己胯间的长衫,瞅准时机就将慌忙出洞的野兔给逮住了。

野兔挣扎的力度很大,李治足足砸了好几拳才把兔子给砸晕过去,检查战利品才发现原来自己抓到了两只,这下总算是没白费童瑶的嫁妆。

李治拎着野兔的耳朵回家,脚步也有了些许力气,前一世的李治虽然谈过恋爱但也没到同居的地步,现在想着家里还有个人等着自己,这种感觉倒是蛮不错的。

当李治回到家门口,太阳都已经落山了,冬天天黑的早,别家都点起了灯,唯独李治家里一片暗淡,不过也很好解释,童瑶肯定心疼灯油,舍不得点灯。

只是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嘈杂声。

“你个贱人,竟然敢跟着李治这个死货,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居然还敢帮那个狗东西骂我!”

“你…你别过来,当家的很快就回来了,他,他不会放过你的。”

童瑶畏畏缩缩地退到墙角,原本听到敲门声,童瑶以为是李治回来了,结果开了门却是张瘸子。

张瘸子昨天回了家是越想越气,一个赔钱货选了李治就算了,居然还敢帮着那个李大郎说话,张瘸子恨不得把童瑶拖回来揍一顿,让这个赔钱货知道直到什么叫做规矩。

至于李治?

一个用自己短命鬼老爹喝花酒的东西,平日里看见自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昨天居然敢骂自己?

“就李治那个死货,他敢说一句,老子送他去跟他那短命鬼老爹团聚!”

张瘸子一拳砸在桌子上,吓得童瑶娇躯一颤,晃动起的腰线看的张瘸子心痒痒。

“不过也好,省得老子花银子了,这穷鬼把你娶回来,过几天给不上钱,你这小贱人肯定要被卖到窑子里去,刚好让老子教教你怎么服侍男人,以后接客还能讨点钱。”

张瘸子的语调越来越轻浮,童瑶看着恨不得扑到自己身上的张瘸子连连后退,抓起手边的板凳胡乱地朝着张瘸子扔了过去。

张瘸子只是微微一侧身就躲了过去,见着再无反抗手段的童瑶色心大起,连忙解起自己的裤腰带。

“小娘们儿还挺横。”

童瑶的身体颤抖起来,好不容易才嫁了一个懂得体贴自己的好人家,要是自己被张瘸子给拿了清白,李治肯定会把自己赶出家门的,嫁了人又丢了身子的自己肯定只能被卖到窑子里去了......

“不要啊,救命啊。”

“嘿嘿,你叫啊,你叫的越起劲老子就越喜欢。”

见着童瑶呼救,张瘸子更加兴奋了,露出斑黄的牙齿发出阵阵怪笑,可就在张瘸子刚刚解开裤腰带的时候,那先前被童瑶扔出去的板凳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 发布时间:2023-01-18 13:38:58
  • 作者:诸葛劲夫
    小说名:凤熙璃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