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阮阮免费阅读作者风四公子小说江阮阮

江阮阮是一本非常有亮点的现代言情小说,江阮阮是本书的男女主角,小说讲述的是困难,如果只有苏凤一个人,她肯定还能反抗,加上一个徐满江,她真的不是这对狗男女的对手。但她依然在努力挣脱桎梏,只要她跑出门去,就有可能被救。苏凤是她的堂姐,徐满江是她的曾经的未婚夫,十八岁那年,她被诬陷跟村里回来探亲的顾海洋有不正当关系。两人双双被抓走,判了二十年,听说顾海洋受不住劳改的苦,越狱逃跑了,究竟是死是活没人知...

江阮阮免费阅读作者风四公子小说江阮阮

第9章

第9章

活了两辈子,第一次被男人的温情包围,第一次感受心动带来的美妙。

“嗯!我知道了,以后都不跟你客气。”

“好!”顾海洋笑了,伸手将苏如嘴角的饭粒拿掉,“记住,我们之间不需要客气。我的就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

苏如:“······”

顾海洋的思想这么前卫的吗?这种话不是后世的人才会说?为什么他现在就会了?这也太奇怪了吧?该不会他也是从前世回来的吧?

不,不可能。前世她死了是真的,顾海洋那会儿还活的好好的呢?怎么可能跟她一起重生?

想多了,一定是她想多了。

吃完饭,苏如的震惊才慢慢退去,也许,顾海洋的思想就是这么前卫,毕竟人家有文化有知识有学历,思想前卫一些也正常。

就这样,顾海洋陪着苏如高考,在招待所住了两天,之后两个人一起回到了村里。

彼此都认定了是彼此的对象,也就没避开着人,大大方方地走在一起,有说有笑。到了苏如家门口,顾海洋进去跟苏家人打了个招呼,直接去了顾新河家里。

见到他,顾新河很是意外,眼底折射出喜悦的光芒,仿佛他是一堆花花绿绿的钞票,是他心心念念了许久的宝贝。

“海洋!你怎么回来了?稀客!稀客!”

顾新河抱着烟袋锅子,站起来跟顾海洋握手,招呼他坐下。

顾海洋也没客气,就着板凳就坐下了:“我这不有几天假期嘛!没事就回来看看。爷爷奶奶虽然不在了,可老房子还在不是?怎么说这里都是我的家乡。”

“是呀!我们村到底是生你养你的地方,是该回来看看。”顾新河像是个长辈一般跟顾海洋聊着。

如果不是前世经历了一遭他的毒手,顾海洋简直难以相信这个表面上看着朴实憨厚的汉子,其实是个为了点蝇头小利就能出卖他的人。

不过这一世他再不会上了他的当。

“还没感谢大队长帮着料理我爷爷奶奶的后事呢?”顾海洋站起来给顾新河鞠了一躬,“谢谢了!谢谢!”

虽然顾新河对他下毒手,可在安葬他爷爷奶奶这事上,确实是出了力的,该感谢他也会感谢。

至于别的,那就没了,嘴上感谢一声算是全了这情面。比起他害自己,这点情份也就当得起嘴巴上一声谢谢。

前世他还买了些糖果,糕点什么的送给顾新河,最后都觉得喂了狗。这一世他什么都没买,空着手来的。

“嗨!咱们是本家,都应该的,用不着客气。”敲掉烟灰,顾新河一副老实本分的憨厚,“你家那房子也不能住了,我看你就在我家里住几天吧!”

顾海洋:“······”正合我意,你不邀请我住都得赖你家里不走,回来就是要办你的,离远了不方便。

“可以,那就叨扰了。”顾海洋坐下来,“我也就几天的假期,在村里待个一两天,给我爷爷奶奶的坟墓修葺一下,再去县里待几天,完了就回单位。”

看了看四周,顾新河神神秘秘地问:“你那什么单位?怎么一去就是几年不回来?”

顾海洋微微一笑:“大队长!这个恕我不能说,我是签了保密协议的。”

想打听他的单位地址?怎么可能会轻易告诉他?顾新河这人还挺鸡贼,上来就探听主要部分。

是怕弄不死他好去跟那人汇报他的下落?

“这样啊!”顾新河抓了抓头皮,脸上的神色显得有点不大自然,“那还是不要说了,万一违反了纪律可不是闹着玩的。”

“是!”顾海洋神秘兮兮地告诉顾新河,“要真违反了纪律,说不定会坐牢。”

今晚之后,顾新河就是步废棋,就算那人知道他的工作单位要保密,也不一定能查出是哪一家。这个年代保密的工作单位很多,全国各地都有,他能具体找到吗?

绝对不可能。

撒一个烟雾弹,让那个人独自去玩猜猜猜的游戏吧!

“这么严重?”顾新河皱起眉头,开始旁敲侧击,瞧着像是顾海洋的话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那你的单位实在是牛逼,应该是兵工方面的吧?”

顾海洋笑笑没吭声,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就让顾新河去发挥他丰富的想象力好了。

见他没说话,顾新河觉得他是默认了,脸上的表情一松,对顾海洋竖起了大拇指:“海洋!你可真厉害,当年考上大学,就是我们全村最厉害的娃娃,如今又在那么好的单位上班,将来的前途指不定更辉煌。

我们村出了你这么个能干人,也算是给我们顾家的祖宗长脸了,一会儿陪叔喝两杯,今儿高兴。”

“我不大会喝酒。”主题来了,顾海洋假意推辞。

喝两杯?他可喝不了,前世他就喝了一杯,之后的人生全部被改写,到底为什么,谁是幕后黑手,他到现在还没查出来。

“没关系,男人嘛!多少得有点酒量,不会可以学,慢慢学。”顾新河似乎对劝顾海洋喝酒很感兴趣。

顾海洋脸上的笑意不达眼底,这就开始劝上了?跟前世的对话还真的一模一样。前世他也说不会喝酒,饭都吃饱了,顾新河非得要热情地敬他一杯。

这世是不是也打算来那一招?没关系,他接着就是。

“行,那我就跟大队长学一学。”叫叔?顾新河不配。

很快,天慢慢地黑了下来,大队长的婆娘来喊吃饭,顾海洋没客气,跟在顾新河的后面,去了饭桌。

今晚的菜还算丰盛,有煎辣椒,丝瓜汤,老南瓜,冬瓜片,茄子,空心菜。都是这个季节里有的,也都是自己家里种的,在农村有自留地,勤快的人不愁没有菜吃。

家里有客人,顾新河的几个儿子稍微客气地陪了一下,就都下桌了,儿媳妇和孩子们在灶房里吃,这是规矩。

顾海洋也没在意,就跟顾新河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他没喝酒,在吃饭,慢慢地吃着,陪着喝酒的顾新河。

得给他多灌点酒,一会儿才有机会作弊,要他还是清醒的,怎么把自己杯子里的酒倒给他?

他要没喝下那酒,怎么把他的丑事给抖搂出来?

  • 发布时间:2023-01-18 13:37:06
  • 作者:风四公子
    小说名:江阮阮